共建“一带一路”:为完善全球经济治理拓展新实践——第28届万寿论坛侧记★解密1921★

作者:邹国煜

    2019年4月,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在北京隆重召开,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开幕式上发表题为《齐心开创共建“一带一路”美好未来》的主旨演讲。为深入学习和理解习近平主席重要讲话精神,共同探讨“一带一路”在推动新型全球化和全球治理方面的重要作用,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与清华大学4月27日在京联合举办了主题为“一带一路:新型全球化与全球治理”的第28届万寿论坛。中联部副部长郭业洲、清华大学党委书记陈旭出席开幕式并致辞。意大利前总理马西莫·达莱马,尼泊尔共产党中央书记处书记、前政府总理马达夫·尼帕尔,摩洛哥前参议长穆罕默德·谢赫·比亚迪拉,阿根廷共和国方案党第一副主席、参议员劳拉·马查多,埃塞俄比亚人民革命民主阵线中央书记处书记比纳弗,意大利参议院外委会主席维托·罗萨里奥·佩特罗切利,日本众议员、自民党国际部部长小泉龙司,英国国会议员安德鲁·米切尔,古巴共产党中央国际部副部长胡安·卡洛斯·马尔散,萨尔瓦多马蒂阵线副总书记格瓦拉,巴拿马民主革命党国际关系书记甘霖,阿联酋国务部长雷姆,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副行长艾德明等来自亚非拉及欧美近30个国家和地区的50余位政党政要、智库学者及商界人士,与国内20多所知名大学和研究机构的近70名专家共聚一堂,围绕“多边主义与全球治理”“‘一带一路’与新型全球化”等议题展开深入交流探讨。与会代表高度评价习近平主席在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开幕式上的主旨演讲,一致认为“一带一路”倡议顺应经济全球化的历史潮流和全球治理体系变革的时代要求,开出了构建全球互联互通伙伴关系、推动实现互联互通这个解决时代之“困”的良方,不仅给各国人民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好处,而且为在新形势下消除治理赤字、信任赤字、和平赤字、发展赤字,推动经济全球化和全球治理不断朝着更加开放、包容、普惠、平衡、共赢的方向发展,着力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提供了重要的实践平台和有效路径。
    当今世界既处于“最好的时代”,也处于“最坏的时代”
    传统全球化和全球治理模式遭遇重大挑战
    早在2018年6月,习近平总书记就在中央外事工作会议上指出,当今世界正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对于习近平总书记的这一重大判断,与会嘉宾深有同感,并认为这个大变局既给我们带来了机遇,也使我们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
    郭业洲同志用英国著名作家狄更斯的话“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来概括当前的世界大变局。我们当前面临的国际形势纷繁复杂:一方面,和平与发展仍然是时代主题,世界多极化、经济全球化、社会信息化、文化多样化深入发展,全球治理体系和国际秩序变革加速推进,各国相互联系和依存日益加深,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量子卫星、人工智能迅猛发展,人类生活关联的紧密度前所未有;另一方面,世界经济增长动能不足,贫富分化日益严重,“逆全球化”、民粹主义、保守主义和极端主义持续抬头,地区热点此起彼伏,恐怖主义、网络安全、重大传染性疾病、气候变化等非传统安全威胁持续蔓延,世界的不稳定性不确定性更加突出,和平赤字、发展赤字、治理赤字、信任赤字成为摆在人类社会面前的严峻挑战。陈旭表示,当前的经济全球化正处在关键的十字路口,世界各国都面临前所未有的重大挑战。达莱马认为,当今世界格局深刻调整,狭隘的民族主义、自私的国家主义以及短视的贸易保护主义在全球范围内不断抬头,多边主义遇到挫折,“逆全球化”暗流涌动,传统全球治理模式和路径面临失效失序。甘霖认为,当今国际社会风云激荡,其最大特点就是不确定性。全球范围内的和平、安全和发展都受到这种不确定性的影响。对此,基于传统全球化的全球治理模式和机制显然已难以发挥有效的规制作用。美国华盛顿大学杰克逊国际关系学院教授赫尔曼认为,我们生活在一个科学技术飞速发展、国际格局剧烈变动的时代,政治、经济、社会等各方面发展的不均衡不平等以及全球治理层面创造力凝聚力的缺失严重影响着世界各国的长足发展与进步。印度尼西亚卡查玛达大学MBA项目负责人埃督娅督斯?唐德立林认为,21世纪是亚洲的世纪,随着世界权力中心逐渐东移,自16世纪航海大发现以来由西方主导的全球化正走向衰落,原有的全球治理模式已捉襟见肘,有效的引导和监管机制严重缺失。复旦大学金砖国家研究中心主任沈逸认为,尽管全球化的总体趋势尚未发生实质性逆转,但传统意义上由发达国家主导的经济全球化进程,无论是治理能力还是在经济收益方面都呈现出显著的衰退迹象。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张锋认为,当前全球治理面临美国领导意愿下降、民粹主义在西方持续上扬、东西方模式之争初露端倪三大挑战。全球治理前景面临多重选择,具有相当的不确定性。
    “一带一路”开启了全球化和全球治理的新模式与新阶段,推动世界发展
    在合作共赢中走向新的平衡
    面对传统全球化与全球治理模式在新形势下所面临的挫折与困境,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向国际社会郑重提出了共建“一带一路”这一宏伟的中国倡议。经过近6年的不懈努力和实践,“一带一路”倡议已在全球范围内开花结果,获得广泛的国际认可与赞同。与会代表普遍认为,“一带一路”不仅是一条实实在在的机遇之路、繁荣之路,也是一条切实可行的新型全球化和全球治理之路,有利于全球更加平衡、稳定和可持续发展。
    比纳弗表示,“一带一路”倡议坚持共商共建共享原则,为推动全球化与更新全球治理模式提供了新的可能。国务院新闻办原主任赵启正指出,作为旨在加强国际合作、推动全球发展、实现互利共赢的一种宏伟构想,“一带一路”倡议好比古希腊物理学家阿基米德所说的神奇杠杆,它以“和平合作、开放包容、互学互鉴、互利共赢”为核心的丝路精神为支点,以共商共建共享的原则为力臂撬动了世界,推动全球化和全球治理始终朝着更加公平、正义、均衡、普惠的方向发展。达莱马认为,“一带一路”倡议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果,不仅为促进世界各国经济发展、增强贸易联系、推动人文交流作出了重大贡献,而且为新形势下的全球化和全球治理绘就了更加公平、正义、包容、开放、以人为本和互利共赢的新愿景。比亚迪拉认为,“一带一路”倡议是一个伟大的倡议,它正在催生全球化4.0版,并将在全球范围内催生一种更加包容、公正、合理并广泛惠及世界各国的新型国际秩序。“一带一路”倡议代表着人类的智慧,关乎人民福祉,是未来发展的方向。英国牛津大学教授彼得?弗兰科潘认为,“一带一路”的重要意义在于能够促进亚非拉以及欧美国家共同发展,并为世界各国提供一种更加均衡和多样化的视角和思维,让我们能够放下偏见,共同分享经验见解、商讨对策方案,助力世界各国在更加合理的全球治理模式中实现均衡和可持续发展这一21世纪首要任务。俄罗斯人民友谊大学教授奥列格?季莫费耶夫认为,“一带一路”是具有强大包容性的多边主义模式,作为中国在全球治理领域向国际社会提供的一种重要公共产品,“一带一路”倡导开放包容、平等互利,为广大发展中国家特别是小国提供了话语权,有利于世界更加均衡发展。目前,“一带一路”已经超过G20集团,成为全球范围内仅次于联合国的第二大国际合作体系。联合国粮农组织原副总干事何昌垂认为,基于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的“一带一路”倡议为全球治理提供了一种非排他性和极具创造性的全新选择,其开放包容、相互借鉴、互利共赢的发展理念有利于维护世界文明多样性和克服世界发展的不平衡性。
    共建“一带一路”与推动新型全球化和全球治理任重道远
    需要世界各国共同努力、携手前行
    大道至简,知易行难。“一带一路”倡议为世界发展绘制了一幅美好前景,但新形势下要推动共建“一带一路”高质量发展特别是实现新型全球化和全球治理并非易事。与会代表普遍认为,下一步要在深入探索“一带一路”有关理论和实践基础上,继续秉持丝路精神和共商共建共享原则,锐意进取,不断调试、完善、改进和提升相关合作机制和模式,将“一带一路”真正打造成代表人类社会最终发展方向的“希望之路”。
    尼帕尔表示,习近平主席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是契合各国发展目标、能让全世界人民都从中受益的伟大创举和世界上最出色的倡议之一。但面对当今世界层出不穷的各种挑战,我们需要创新理念和方式,齐心协力、同舟共济,才能让“一带一路”倡议中那些既立足现实又高瞻远瞩的理念和设计真正融入并有效推动我们国家发展和全球治理的具体实践。小泉龙司认为,“一带一路”是一个立意高远的宏大倡议,共建“一带一路”需要各国共同努力。当前形势下,我们一定要坚持多边主义、同舟共济,不断提升合作的开放性、公平性和透明度,使“一带一路”倡议在世界发展进程中更具吸引力和核心竞争力。中联部研究室主任栾建章指出,应当将中国哲学智慧注入到新型全球化和全球治理当中,做到以中为用、理念先行、互学互鉴,使“一带一路”合作和经济全球化向着更加平衡的方向发展。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李稻葵认为,作为世界发展和全球治理议题的重大创举,“一带一路”具有两大特色,一是从基层做起,解决经济发展的最直接、最前沿问题,二是采取渐进策略,脚踏实地、逐步向前推进。经过近6年的发展建设,“一带一路”目前已经从前期的基础设施投资开始转向经济治理合作,下一步应朝着宏观经济协调的方向继续努力。孟加拉农村发展委员会公共卫生学院院长萨比娜?费兹?拉希德认为,面对日新月异的世界形势,我们应该更多考虑如何更好立足本国和本地区具体国情,将“一带一路”倡议落到实处,以更好地服务于本土发展。张锋认为,“一带一路”的重要使命是在求同存异基础上缩小中西全球治理模式的差异,扩大交集,完成这样的使命需要“一带一路”不断自我创新、自我改进和自我完善。新加坡国立大学商学院院长杨贤、巴西学者马卡斯等认为,“一带一路”倡议不仅涉及政治和经济,而且涉及社会文化等各个层面,这是能够促进东西方深度融合的重要倡议。今后在推进“一带一路”过程中,除了政府和市场,我们也要更多考虑广大民众的切身感受及相关文化和社会因素。
    (作者单位: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研究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