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寨生:再谈“羡富”“仇富” “谄富”今日现状★解密1946★

作者:石寨生

    自从进入阶级社会,产生了财富之后,人们对财富和财富的拥有者,就产生不同的意识和观点,但是,不论用何种语言或名词都逃不出羡富,仇富,谄富这三类,无论古今、遑论中外。
    首先说羡富,这可以说是人的本能,不以社会舆论为转移。如果没有羡富的本能,人们就失去前进的动力。八十年代,在改革开放前沿深圳,人人小跑着工作:“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而还在吃大锅饭的内地,大家照旧懒懒散散。根子就是前者想致富,后者工作与致富不挂钩。中国在改革开放前,曾经有一段时间内,社会风尚崇“贫”,人们“谈富色变”,谁都不敢露富。有好衣服,要到远离熟人的地方去穿;有好吃的,要关起门来吃,明明吃了红烧肉,偏偏让孩子跟同学说吃的是青菜豆腐。其实,这只是假象,人们心灵深处还是希望能富裕起来,羡富之心还是本能。记得笔者单位有一位科长,属于“根红苗正”之类,平时向来以苦大仇深为荣,对属下开口便是忆苦思甜式的教导。不过,他待人随和,与人谈话常常发出阵阵爽朗笑声,故有“张哈哈”的雅号。一次笔者被派随哈哈科长出去外调,出去近两个月,跑了不少地方,随着越来越熟,也就无话不谈了。一次,我们一起喝了点小酒之后,张科座谈到他在一位侨眷家受到盛情接待的经历时,他详细介绍侨眷家:房间之宽敞、家具之豪华、用品之精美、服装之考究、食品之美味……他最后的结语让我大吃一惊:“他妈的,要是让我过上那种日子,哪怕只有几个月,死了也值!”这时我才知道:原来羡富之心人人皆有!不只是我这样非劳动人民出身的家伙,想富裕点、过好日子;世代贫下中农出身的老干部也想。(中国知知识分子提倡:“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往往自觉不自觉地抵制对金钱財富的愛好。但是,古人提倡的“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实际上是对羡富心理的让步,即在不违背道德的前提下,不反对人们的致富追求。)
    再说仇富,仇富是羡富的变态,是未能致富者,对某些已富者的不满,这种心理是受社会舆论影响的。对于“中國现今社會目前存在仇富心理嗎?”的回答,笔者认为答案应当是肯定的。试想,既然人們都希望擁有更多的財富,把致富當作自己奮斗的目標。為什麼還仇富呢?是羡富者的人格分裂嗎?
    不是!认真分析就会发现,中国人并非仇“富”,而是仇“富得不公”、仇“富得不平”、仇“富得不正”。中国是农业国家,人们希望平等和谐,对于不平之事从来愤慨,“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历来被认为是高尚美德。元代无名氏甚至唱出“杀尽不平”的《不平歌》:“天谴魔军杀不平,不平人杀不平人。不平人杀不平者,杀尽不平方太平。”和李闯王同时造反的“七十二路烟尘”中,就有一位号称“铲平王”,(但是,旷古未闻有提出“铲富”者!)可见中国人并非仇“富”,而是仇“不平”。
    比尔盖茨是公认的天下第一富豪,请问,有哪个中国人因其富而“仇”之?因为,人家富得正:一是来路正,是人家凭高科技挣来的!二是去路正,人家既没有搞二、三、四、五“奶”;也没有给儿女把金钱珠宝转移到N个国家去,而是做了义举!凭什么“仇”人家?而中国的很多富人,一是来路不正的,第一桶金来得不甚光明,“投机倒把”者有之,“官商勾结”者有之,甚至侵吞国有资产,无所不至;老实人、正直人凭知识、凭劳动永生永世也富不起来:平吗?。二是去路不正,一些人致富太快,還沒有來得及養成高雅的品位,富而驕奢淫逸,富而目空一切,十几岁的儿女便开着奔驰宝马招摇过市。他们富而吝嗇小氣,富而品位低下,不论国家有难还是人民受灾,分文不舍:平吗?自然而然让高雅的人看不起,让平民百姓愤怒。
    可以说:目前存在的仇富心理,是經濟發展特定階段的產物。在发达国家,尽管也有仇富心理,但是,远远没有中国这么严重。今后,随着十八大“公平公正”思想的落实,全民实现小康,基尼系数走低,贫富差距缩小。加之,政府加大反腐力度,为富不仁者的路越走越窄,社会仇富心理会大大降低。
    最后说说谄富,这是最坏的一种心理,谄富是羡富的反动,是未能致富者,对某些已富者的奴颜婢膝心理。糟糕的是某些社会舆论往往逢富即捧,无论善恶,这就助长一些人尤其是涉世不深的青年人谄富心理。
    谄富者在富者得势时,帮虎吃食。甚至为虎作伥,无恶不至,捞取残羹剩饭。而在富者失势时,树倒猢狲散。甚至倒打一耙,反目成仇,妄图取而代之。中国古人对“富而骄,贫而谄”的评价是极低的。子贡提出“贫而无谄,富而无骄”,孔子在此基础上提出“贫而乐,富而好礼”对于 “贫谄,富骄”问题说的最好的是朱伯庐老先生,他在《治家格言》中说“见富贵而生谄容者最可耻,遇贫穷而作骄态者贱莫甚。”。讲实话,很多民营企业家垮台,倒霉就倒在那些谄富者身上。 笔者曾经为民营企业家做高层管理工作,发现凡是搞贪污偷盗、或者尸位素餐的人,无不是老板的红人!他们的办法只有一招:奴颜婢膝,惟老板话之为听。古人云:“君子可欺以方”,连明君都会被谄媚者欺骗,何况,很多“先富起来”者,知识和道德水准未必很高,自然很容易被欺骗。谄富的另一种表现,便是谄官、谄权,因为官和权都可以致富,谄富、谄官、谄权是三胞胎,并无甚大区别,无须赘述。
    对于谄富心理和风气,似乎只有正面教育,提倡劳动致富、知识致富、科技致富,逐步消除社会上蔓延的暴富心理。相信随着党风、政风、社会风气的不断改善,谄富心理和风气也会逐步萎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