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的历史性思考

作者:戚万宝

 ★解密1412★
关于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的
历史性思考
双鸭山市师范学校  戚万宝[1]
    中国共产党是中国人民的党,这是由党的性质决定。群众路线是连接党与群众的重要桥梁,是体现和落实党的性质的根本路线。党的群众路线落实的基本要求是,倾听群众声音,采纳群众合理化建议,满足群众合理化需求,最终实现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本文试图从历史的角度出发,探讨党的群众路线的有效实现途径。
    一、党的群众路线是中国事业取得成功的根本保证
    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认为,人民群众是历史的创造者。人民群众的意愿代表着一定时期社会历史的发展要求和发展趋势。任何政党只有满足和顺应这种历史发展的要求和发展趋势,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中国革命史证明,中国共产党之所以能够由小到大、由弱到强,最终引领中国革命走向胜利,登上中国历史大舞台,根源就在于不仅认识到了人民群众在历史发展进程中的重大作用,更重要的是深刻地把握住了人民群众的历史性发展意愿,审时度势和智慧地把这种发展意愿转换成了强大的发展动力,推动中国革命走向巨大成功。
    毛泽东同志是如何把握人民群众的历史性发展意愿的呢?了解群众、相信群众、依靠群众,是把握人民群众历史性发展意愿的最根本方法。毛泽东同志当年在确定中国革命策略时就是先考察,再分析,最后确定出革命要依靠谁、团结谁、打击谁的革命策略。
    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是中国共产党站在历史的高度,再度审时度势的重大举措,是党与时俱进原则的具体体现,是党对人民群众是历史的创造者这一重大唯物史观的再认识、再实践、再发展,对促进党的民主,具有重大的现实和历史性意义。
    二、发展民主是党的群众路线与时俱进的现实要求
    如何使党的群众路线这项历史性举措长期持久地发挥作用?唯有走健康发展和科学发展的道路。具体办法,就是实现党内民主与社会民主的有机融合。
    如何实现两者的有机融合呢?中国革命史给我们提供了宝贵的经验。中国共产党的三大作风是理论联系实际、密切联系群众、批评与自我批评。这也正是党内民主与社会民主有机融合的三大法宝。这三大法宝对促进中国共产党的党内民主曾经发挥了极端重要的作用。三者相辅相承,缺一不可。可以说,中国共产党在领导中国革命时期,就是靠这三大作风赢得了亿万人民的心,得了民心所以得了天下。
党内民主是社会民主的重要组成部分,对社会民主具有引领和促进作用,两者不可分割,且相互促进。这是实现党内民主与社会民主有机融合的前提和基础。党内民主实现的主要途径是批评与自我批评相结合。党内民主与社会民主实现有机融合的基本途径就是密切联系群众。
    党内民主与社会民主即要有机融合又要适当分开。这方面,我们是有历史教训的。从民主的意义上讲,文化大革命就犯了把党内民主与社会民主混为一谈的错误。有否即让群众也能运用党的民主法宝又可避免陷入二次文革之险的办法呢?
    回答是肯定的。就是去群众对领导干部“民主评议”上的形式化,令群众民主意愿得到真正意义上的满足。群众对领导干部“民主评议”的形式化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评议过程缺乏透明度,二是评议结果对领导干部的使用影响缺乏力度。
    按照美国著名社会心理学家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人的需求从低级到高级分为生理、安全、情感、尊重、自我价值实现等五个层次,前三个需求为低层次需求,后两个需求为高层次即高级需求。人的民主意愿,是一种具有被尊重和自我价值实现双重属性的需求,是高级需求。
    中国革命时期,人民群众最大的需求是安全和生存的需求。改革开放初期,人民群众最大的需求是富裕。如今,中国社会已经基本实现小康,此种情况下,人民群众的需求发生了些微变化,由原来的以追求对物质生活的富裕为单一需求,转换为多元需求,特别是对民主的呼声越来越强烈。
    一个人的意愿得不到满足,会滋生负面情绪,负面情绪会蒙蔽其眼睛,导致其认识事物的出发点走向对立,这又会助长其负面情绪的加大,负面情绪积累到一定程度,会转化为负面行为。如果这种意愿是一个群体的呢?甚或是整个社会的呢?其后果是不言而喻的。人类历史上的无数次人民起义运动,为什么都无一例外地出现“一呼百应”现象?原因概在于此。
    三、发展民主是改进领导干部工作作风的最佳途径
    党的干部问题一直是党最为核心的问题之一。毛泽东同志曾说:“领导者的责任,归结起来,主要地是出主意、用干部两件事”。邓小平同志也说:“我的抓法就是抓头头,抓方针”。党的各级领导干部是连接党与群众的桥梁和纽带,党的群众路线只有通过各级领导干部落实。干部的执政行为能否体现党的意志,能否满足人民群众的现实需要,能否符合社会历史的发展要求,考验的是党的用人智慧,决定的是党与人民群众的距离,影响的是社会历史发展的走向和进程。党对干部拥有选择权、任命权、使用权和监督权等核心权力。其中监督权的实现程度对前三项权力的运行效度具有重要的影响作用。从现实看,党的前三项权力的运行效果并没能完全达到党的预期。其原因应该是监督权行使方面的局限性所致。监督权行使不到位的主要原因是群众监督权的行使没有真正落到实处。如果对群众监督权的行使机制稍作改革,情况会大有改观。改革的方法就是增强群众对领导干部民主评议的透明度,让群众全程参与到评议过程中来,使其亲眼目睹民主监督权得到落实的过程。中国百姓坚信“眼见为实”,这也正是现行的民主评议形式化的主要原因。同时,在群众监督之下,凡不受多数群众欢迎和爱戴的领导干部,即群众满意度达不到规定标准的领导干部,将按一定机制退出领导岗位,使群众看到自己权力发挥作用的现实。这一现实又会反过来促进群众参与意识和参与水平的提高,更会促进领导干部的执政行为朝着有利于党的预期和更加符合历史发展潮流和发展方向发展。
    一朝君子一朝臣,这是一种具有典型封建色彩的臣由君定的吏制。这种吏制在中国几千年的历史中占据着统治地位,演绎了无数个改朝换代的闹剧,造成了无数的社会动荡。其根源在于君对臣有着生杀大权,“君让臣死臣不敢不死”,所以,臣只对君负责、唯君命是从,导致臣对民的意愿置若罔闻,违背民愿,甚至欺压百姓。按照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违背民愿就是逆历史潮流,逆历史潮流必遭历史的淘汰。人类历史的发展经验也告诫人们,“失民心者失天下”是颠覆不破的真理。
    中国共产党的各级领导干部这个臣能否顺民愿,关键在于党的群众路线能否得到真正的落实,群众路线落实的基本要求就是倾听群众声音,采纳群众合理化建议,满足群众合理化需求,最终实现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这个基本要求实现的关键在于党如何管理领导干部,即如何选拔、任用和监督领导干部。民主推荐、民主测评、异地交流等措施,在一定时期内确实起到了应有的作用。但目前的这些措施并没有能从根本上解决领导干部的眼睛只向上看的问题。要想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还要“相信群众、依靠群众”,最有效的办法就是把干部管理的部分权力交给人民。把哪部分权力交给人民呢?只要把群众所享有的对领导干部的民主监督权,即民主评议权真正地交到干部所在单位和系统职工手里,就会发挥重大作用,长期困扰党的干部管理的问题,就会实现重大突破。
    民主评议权的落实是党内民主与社会民主的结合点。民主评议权,是单位职工民主权力得以实现的最直接和有效的途径,是职工民主意愿得到满足的最好办法。这个权力的行使,表面上看是自己单位的职工评议自己单位的领导干部,与其他单位的民主不相关,实质上,如果每个单位的职工的民主意愿都能通过这种方式得到满足,其规模效应就会显现,对社会民主的推动作用将不可估量。
    四、发展民主是防治腐败的防腐剂
    民主评议是对领导干部实施外力约束的有效措施。对领导干部的约束可分为自我约束和外力约束。自我约束靠的是自身素质,特别是品德修养。外力约束靠的是三个责任主体,一是负有干部管理职责的上级领导机关,二是负有纪律监督职责的相关部门,三是负有日常监督职责的本单位职工。外力约束的三个责任主体中,前两个约束力的实现存在较大的局限性,只有本单位职工这个约束力,能够做到对领导干部的执政言行“尽收眼底”,因而是最直接和最有效的约束力,也是前两个约束力真正落到实处的基础。
    如果说法制是腐败的克星,那么民主则是腐败的“防腐剂”。法制对腐败的制约是有一定限度的,即当腐败问题积累到一定程度,才能达到法律解决的标准。纪检部门的监督也是一样,一个普通群众只有当其达到忍无可忍的程度才会走“实名举报”之路。民主,特别是单位职工对本单位领导干部的民主监督,则没有这些限制。职工可以定期行使自己手中的民主权力。当然,这种权力需要真正落到实处才会发挥应有的作用。而这种机制一旦形成,其防腐作用将会凸显。
    职工评议有三大作用,一是满足群众的民主意愿,降低和减少其负面情绪,有利于促进社会和稳定与和谐。二是使领导干部的目光由只向上看不向下看,变为“上下兼顾”,在很大程度上,产生约束领导干部的决策和施政行为的效果,使其决策和施政更客观,更符合发展要求。三是弥补上级干部管理机关和监督部门在干部监督和管理上的局限性,为上级干部管理机关的决策提供基础性参考。
胡锦涛同志在“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理论研讨会上的讲话中提出:“用人民拥护不拥护、赞成不赞成、高兴不高兴、答应不答应来衡量我们的一切决策”。这里的“一切决策”,首要的应该是党对各级领导干部使用的决策。
    诚然,我们党在使用各级领导干部方面,是非常谨慎的。并出台了《干部管理条例》,确定并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以确保干部的清正廉洁。但时至今日,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某些腐败党委,在干部选拔任命上的先定后推、拉票等现象,已经使得民主推荐和民主测评变成了形式;在干部使用上存在的能上不能下,使得部分实权派领导干部置群众的意愿于不顾;在干部监督上的实名举报制,使得官官相护成为腐败的保护伞;人大、纪检等监督,因存在特定时间段和特定事件等限制,使得领导干部的执政行为在大多数时间和事件上处于“自由”状态下运行;在干部的民主评议上的事后统计测评票和公布结果的做法,使得群众对其真实性产生怀疑最终导致形式主义。
    领导干部使用和监督上存在的问题,可以采用变党内和人大监督为党内、人大和本单位本系统职工共同监督的措施来解决。领导干部任命制中存在的先定后推、拉票等问题,既然无法避免,就应该找到一种办法,尽量克服其中存在的不足。这就是变先定中存在的暗定问题为明定,对同级副职实行提名制或许是一个较好的解决办法。即各级正职采用任命制,各级副职由其正职提名。被提名者经由上级党委按干部选拔任用考核办法,考核合格后由上级党委任命。变民主评议中存在的暗箱统计测评票、事后公布测评结果为公开统计当场公布结果,以增强民主评议的透明度。出台相应的评议结果运用的具体政策条款,对不同层次领导干部的群众满意度分别设定最低标准,对达不到标准的领导干部做出具体的处理规定,并实现评议结果与具体规定对号入座,让群众真正看到党的群众路线落实的现实结果。
    需要说明的是,干部提拔前的民主测评和干部使用过程中的民主评议是两码事。在现实中,前者往往存在拉票现象。拉票之所以会成功,主要原因可能有两个。一是某些干部提拔前没有表现出作风上的问题,方方面面表现也不错,人们也愿意成其之美;二是被“拉”者对情况不了解,特别是在系统范围内投票时,投谁都一样,谁拉就投谁一票。后者受拉票的影响要小很多,特别是只有本单位职工参与的民主评议,因为,大家都是一个单位的,群众对领导的一言一行几乎“尽收眼底”,被“拉”时可能会满口答应,实际画票时多数人会根据自己的判断做出选择,如果选择的结果确实会对被评议人产生影响,群众的选择会更加理性。
    五、发展民主是中国共产党巩固执政地位的需要
    随着社会文明的进步,人民群众享有对政府领导的执政行为的知情权和参与权等权力的呼声越来越高。这种呼声是对社会民主的呼唤,具有一定的普遍性,是社会进步的具体表现。如何使人民群众的这一需求得到合理的满足,是摆在执政党当前的一个重要课题。我个人认为,首先使基层群众的这种需求在其本单位的某些特殊事件上得到初步满足,是一个不错的尝试和选择,也可能是一个良好的开端。比如说单位职工对本单位领导的民主评议就是这样一个“特殊事件”。表面上看这件事是一件不太大的事,那是因为这些年的民主评议走上了形式化道路的缘故。事实上,这件事是牵涉党、政府和群众三方的一件大事,这件大事也恰恰是连接党、政府和人民群众的一件大事,这件事抓好了,会起到纲举目张的作用。
    温家宝同志曾说:“群众满意不满意、高兴不高兴、答应不答应是衡量政府工作好坏的唯一标准。”广大群众通过什么途径表达自己的意愿呢?党和政府通过什么途径了解广大群众的意愿呢?人大、信访、媒体等都是有效途径,最直接、涵盖面最广的应该是民主评议。民主评议针对的不是一件一件具体的事而是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个人特定阶段内的现实表现,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个人的言行恰恰是普通百姓评价政府的第一窗口。这个窗口如果不够透明或被污染,百姓就会把帐全都记到党和政府身上。
    强化群众性民主监督,能够实现党内民主与社会民主的有机融合,能够使人民群众的民主需求得到较大程度的满足,能够使人民群众的发展意愿成为社会发展的现实,能够使党的群众路线得到进一步落实,能够使党的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得到更好的实现,在一定意义上符合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对促进社会的稳定和进步具有重大的积极意义。
 

[1]作者简介:戚万宝 双鸭山市师范学校党委书记。原双鸭山市教育局 副局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