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论剑:从广州的衰落看佛山城市再定位选择★解密1635★

作者:梦 阳

    危机,是一切选择的动因。
    中国近代史有一个无可辩驳的重要事实,那就是广州做为中国发展和参与世界的窗口,始终处于最前沿的地位。开放港口、革命起义、改革开放无不肇始于此。自明清开始,广州就是中国对外贸易的唯一港口城市,孙中山在广州领导人民起义,建立国民政府。毛泽东在广州搞农民运动讲习所,悟道农村包围城市。直到后来邓小平在此领导中国改革开放。再向前追溯,广州自秦开始,一直就是珠三角乃至整个南方的政治、经济、文化、军事中心,更是中国海上丝绸之路的发祥地。当时的广州被欧洲人叫canton,广州专门设有阿拉伯和波斯商人的专属区域。到了清代,虽严格实行闭关锁国政策,但规定对外贸易只限于广州一口。那时广州的“十三行”是清政府指定的专营对外贸易的垄断机构,又叫洋行,对外贸易十分发达,成为当时世界第四大贸易之都。十三行里的潘、卢、伍、叶四大行商,家产总和富可敌国,比国库收入还要多。做为中国唯一最开放城市,不仅吸引了大量***商人,国内商人也云集于此,广州以此奠定了我国商贸最活跃的平台。建国以后,1957年新中国百废待兴,面对西方国家的封锁禁运,为了打开一条通往国际市场的管道,“广交会”应运而生,全世界商人的目光再次聚焦广州,广州也成为当时全国唯一对外开放的窗口城市。改革开放以后,依托临近港澳的特殊区位,广东做为中国改革开放的先行地区,广州又成了排头兵,走在了前列,出现了第一批个体户、友谊公司首家超级市场,广客隆第一家仓储式商场,天河城现代购物中心,广州商贸创下众多全国第一,对外贸易始终领先全国,连续问鼎福布斯中国大陆最佳商业城市。当年叱咤商海的十三行,一直长期霸占着中国最大的服装批发集散地之一的位置。广州的开放和先进性无人能敌,一骑绝尘,而且贡献了省级第二个一线城市深圳。然而时过境迁,随着改革开发的全面深入,广州无论从GDP总量,增速、创新,还是产业格局上,风光都越来越暗淡。珠三角原来引以为傲的制造业、传统商业和传统金融不仅没能为经济发展助力,反而成了发展的累赘和桎楛,转型——成为广州乃至整个珠三角经济发展最头疼的“旧城改造”,后发展起来的深圳兄弟相残,抢走了风头,原来的东北工业困局同样袭来,可谓前有围堵,后有追兵。做为中国权力经济的极端代表北京的地位不可动摇,因为北京垄断了全国最得力的资源,包括全国高端的教育、医院、文化等资源,其政治资源优势不可替代,无法与其争锋,这姑且不论。但同样做为港口城市的上海,随着对外开放的崛起,其“金融中心”的国际地位逐渐确立,香港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被逐渐取代,做为国家经济和整个经济体系食物链最顶端的金融,在资本时代,上海不可替代地抢占了广州商埠的风光,坐上了经济权利的顶端。在中国更为特殊的是只有广东一个省份有一线城市,而且还有两个一线城市,广州和深圳。深圳做为中国改革开放的窗口和最前沿,抢了广州的开放政策。深圳的城市定位从工业设计和创意之都着眼,打造科技中心,创新成为深圳的最显著特征。加上中国的电子类、家电类、智能产品都分布这里,深圳的南山,基本聚集了中国所有的科技巨头,要看中国制造的水平和前景,就要看深圳的创新能力。据统计,深圳每万人发明专利拥有量达到66.7件,居全国各大中城市首位,成为名符其实的中国乃至世界的创新之城。而在全球互联信息时代,杭州做为中国电子商务的发源地,不仅抢了广州对外贸易的份额,拉动线下交易越来越集中于线上,单就阿里巴巴的交易额就已经超过整个四川省,电子商务给传统贸易带来了巨大冲击,且互联网+还在倍数扩张。杭州精准定位在把电子商务做为城市发展支柱产业,意味着成为交易规则的制定者和引领者。无论产品来自何方,谁生产的,目标就是把最合适的产品第一时间送到最合适的消费者手中,内销有淘宝、天猫,外贸有跨境电商,杭州的电子商务改写了整个商业格局,这是马云的力量,一个人支撑起一座城。在城市定位上北京代表权力,上海代表资本,深圳代表是科技创新,杭州代表贸易电商。权力永远占据主导,金融位于最顶端,科技改变未来,交易决定经济,以此推断,未来中国城市前四强排名应该是北京、上海、深圳、杭州。相比之下,广州正在丧失政策优势,丢失开放的灵魂,消失创新的动力,导致城市竞争力降低。同样国际化都市的广州粤语横行阻碍了交流的包容性,前期成功的传统思维制约了开放性,定型的产业现状影响了创新驱动,城市定位不精准影响了广州城市的升级和发展。综合性大都市不再是城市可识别的名片,城市规模除了贡献率也不是城市的地标。城市文化是提升出来的具有鲜明特色的城市理念,而在这点上,广州明显落后了。没有了包容性的城市仅仅是社区,没有了创新的城市仅仅是老城,没有了主题的城市仅仅是居住区。广州该如何转型,重新找到自己的领先位置,毕竟广州拥有着王的基因。广州是甘愿沦落,还是顺应天时,在实体产业升级转型上借势而上,华丽转身,重振雄风。真正从工人升级为主人,从制造上升为创造,从跟跑重新领跑,广州向何处去,这是大广州面临的新选择。广交会还在,产业能力和经济基础还在,无缝对接国际市场的粤港澳一体特殊区位优势还在,南大门的战略地位还在,别人已经打上门来,广州不能等靠要政策,而是要在国家一带一路战略上和深改的道路上主动请进来,主动走出去,全面融入新时代的全球一体发展竞争之中。保有先进性和竞争活力,才能继续焕发城市活力。
    广佛同城的佛山虽是二线制造业城市,但也是广东第三大城市,上有广州城市巨大的影子,也有勇往直前冲杀出去的深圳榜样。佛山与广州文化同源的特殊关联,让佛山成为广州这座近现代国际都市不可分割的重要一翼。佛山成了家电、陶瓷、家具的国际制造业名城,中国制造中心,也承载了广州产业支柱的单一功能。以国际市场为核心的佛山制造,在全球性经济危机的大背景下,不仅实体产业面临转型,而且城市也面临升级和重新定位,加上过去单一制造业功能,受广州城市衰落的影响,佛山城市的发展定位一直不明晰,在与广州城市同步发展上缺乏自我掌控和独立城市文化特征,不仅城市名片缺乏自主,城市地标成为空白,制造基地仅仅是制造工厂,佛山几乎成了广州的钱包,广东省的钱包。曾经的基塘立体农业典型地区、规模农业特色农业区以及世界美食之都,粤剧的发源地、武术发祥地,传统四大名镇和四大名聚,珠三角著名的传统商贸重镇的佛山和广州一起在迷失。佛山在广佛同城战略上是继续配套发展,成为广州的一颗明珠,还是独立发展,走出一条佛山自己的产城人一体的生态文明城镇化之路,这是佛山的选择,也是关乎佛山命运的选择,更是佛山保持城市活力和领先地位的选择。深化改革已经把社会从市场经济导入了资本经济时代,做为市场经济代表的佛山能否顺利进入资本时代,继续领珠三角之先,领世界之先,不仅需要胆量,更需要智慧。资本时代平台、管道、中心将成为经济的核心聚集区和爆发点,而以民营经济为主体的珠三角第三大城市的佛山,平台、管道和中心最为缺失,创新创意成为短板,龙头产业引领全产业链能力差是资本时代佛山这个务实城市面临的无解难题。而与此同时,随着政府权力被关在笼子里,加上政府职能的转变,反腐的深入,政府将更加注重服务和搭建平台,而不是掌控和指挥。佛山在城市发展上应该搭建怎样的平台,在经济发展的新时代,如何依托一带一路海上丝绸之路国家战略和制造业资源优势发挥排头兵作用,是摆在政府和佛山人面前的必须选择。广东金融高新技术实验区和民间金融街无法冲击上海国际金融的地位,佛山的创新创意和科技教育水平无法冲击深圳的科技创新老大地位,佛山的电商和互联网产业无论规模和能力都远不及杭州的优势地位。已划分的产业格局已经被四大城市瓜分,广州或者说佛山必须另辟蹊径,依托广交会,在现代农业产业民生产业聚集与发展上走出一条新路。尤其拥有农业产业化传统基因的佛山,可以其独有的无缝对接港澳的区位和制造业、产业化、市场化优势,发挥传统立体农业和规模农业优势,通过建设佛港澳台两岸四地国际食品安全绿色通道工程,建设农业聚集和农业产业聚集之都,以平台建农业产业化管道,进而建成引领农业现代化产业化民生大平台,这将是一个面向市场需求最佳的产业链转型选择,也是一个生态文明城市产业发展的样板,与佛山的城市文化主题也相匹配。打造中国现代农业产业化基地和国际食品安全通道,让佛山成为国计民生之地,塑造佛山民生产业发展之都的特色生态农业城市和现代农业城市。最大限度发挥佛山侨乡以及农业产业传统优势,促动制造业转型,引领传统农业现代化发展。
    想当初,中国经济体制改革就是从农业起步,在深化改革的新阶段,从农业再起步已成必然。2015年4月30日习近平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二十二次集体学习时强调:“要加快推进农业现代化,夯实农业基础地位,确保国家粮食安全,提高农民收入水平。要加快建立现代农业产业体系,延伸农业产业链、价值链,促进一二三产业交叉融合”。并指出:“中国现阶段不是要不要农业的问题,而是在新形势下怎样迎难克艰、继续抓好的问题。新型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农业现代化中,农业现代化不能拖后腿。我们必须始终保持战略清醒。必须大力发展现代化农业,遵循规律、科学发展”。和改革开放之初一样,深改同样是一个系统工程。毛泽东当年曾以“陕甘宁特区”做样板,打造了一个新中国经济。邓小平以“小岗村”做样板,打造了全国范围的“包产到户”改革开放。佛山敢不敢发挥自身优势,在现代农业民生发展上走出一条农业产业化民生之路,象聚陶瓷、聚家具一样聚天下民生农业,发展现代农业产业,建设国家农业产业自主创新示范区特殊城市地位,这是历史的选择,也是佛山面临的选择,或许也是广州重振雄风的选择。改革开放曾经选择了敢为天下先的佛山,现在该轮到佛山选择了。
    佛山能成为习时代深化改革农业再起步的小岗村吗?这是机遇,更是挑战。

    作者简介:吴期京 笔名:梦阳。我国知名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