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空调休眠”现象不再发生★解密1714★

作者:卢克龙

    去年《钱江晚报》报道,山东郯城县敬老院的空调要“低于零下5度”才开。而当地这种气温多年难遇,所以这些装了4年多的空调没开过一次,哪怕老人们冻得瑟瑟发抖。当初向敬老院送“温暖”时,郯城县也是豪爽的:两年安排专项资金75万元,购置空调430台,实现全县敬老院“空调取暖”全覆盖。然而因为电费等等问题,这个“温暖”老人们却“可望而不可享”。
    现实中,类似的事例不胜枚举。还说养老,一些地方对绝大多数百姓所需的“居家养老”服务关注不多。对“床位”及硬件设施建设却很“用心”。但“创造条件上”的养老机构,建成后空置率较高。再比如,有的地方搞农村公交“村村通”,因为青壮年外出务工,村里留守人口少,乘公交的人就少。驾驶员开着空车在“广阔的田野”上转悠,闲闷得要打瞌睡,但班次一趟不能少。因为公交车上有“探头”,“少跑”了主管部门会扣减专项补贴。乘坐率太低导致亏损和资源浪费,客运企业和群众两头都有意见。又比如,推进多年的农村改厕工程,负面反映不断。且不说“假改”——在依然如故的“茅坑”边装个“上不连下不通”的劣质抽水马桶,让少数无良“包工头”赚了黑心钱,也让少数参与管理者成了贪腐的“苍蝇”。即使按“规范”真改了,也多成摆设。因为污水没有“出口”,抽水马桶又费水,群众不愿意使用。
    想给老百姓做好事,在并不宽裕的财力中挤出专项基金,实施了服务项目,群众“获得感”却不强。产生这种问题的原因很多,包括工作的思路、决策、执行等各个环节,也与考核导向、政绩取向和工作作风等密切相关。在大力推进深化改革简政放权的今天,如何避免这类“花了灯油钱仍坐黑地里”的迥况发生,值得许多党员干部认真反思。
    首先,执政理念要更新。党的十八大明确提出,要深入推进政企分开、政资分开、政事分开、政社分开。要厘清和理顺政府与市场、与社会之间的关系。公共服务,市场能办的多放给市场,社会可以做好的就交给社会。政府管住、管好自己该管的事。如农村公交,政府应以有利群众出行、兼顾企业利益、节约公共资源相结合为原则,制定出台相应政策,扶持和监管企业为群众提供优质高效的服务。至于公交怎么运营,设立多少站点和班次,都是公交企业的市场行为,应当放手由企业去做。
    其次,制定决策要科学。惠民政策只有符合广大群众愿望和客观实际才有生命力,否则必然事与愿违。前些年我国经济较快增长,社会事业却没有同步发展,公共服务欠账较多,影响群众生活水平的提升。补齐这些“短板”任重道远,更需要庞大的资金支撑。而政府财力有限,只能挑拣群众最迫切需要的项目先上。换言之,要把有限的财政资金用在刀刃上例如养老,受传统观念影响,中国绝大多数老人更愿意居家养老。提供居家养老服务,才是政府应当优先解决的问题,机构养老只是补充。再例如,在新型城镇化建设任务艰巨、基层财政又捉襟见肘的情况下,上级机关与其拨款扶持农村改厕,倒不如把这笔资金用来给农村建设污水管网及污水处理设施。
    再次,崇尚政绩要唯民。为官一任造福一方,是党对领导干部的基本要求,也是党员干部能力水平的体现和人生价值的追求。但是如何要政绩,要什么样的政绩,却是许多党员干部没有解决好的问题。 “空调休眠”类现象的发生,就是一些党员干部扭曲政绩观的表现。买得起乃“一锤子”之事,一咬牙立见政绩。“用得起”却需要持久发力,而且是难以看见的隐绩。所以“全覆盖”就够了,“验收过”就行了,群众是否得益、满意与否,那都不是事。可见,只有真正确立“群众的需求是第一信号、群众的满意是最佳褒奖”的政绩观,那种为追求形象工程,为争取考核验收过关、评比排名靠前,不计成本、不讲社会效果的乱作为现象,才能得以有效遏制。
    第四,工作作风要务实。实践反复证明,党员干部作风实不实,决定着所提供的公共服务质量和效率的高低。因此,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坚持不懈地抓作风建设,组织开展了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三严三实”主题教育活动。但是,作风问题具有顽固性、反复性。毋庸置疑,“空调休眠”类问题得以会发生,还与官僚主义作祟密切相关。比方说,到底有多少人需要机构养老的床位,敬老院的空调是不是给老人带来了冬暖夏凉;农村公交究竟需要开到哪里、班次需要什么密度;什么地方的农村需要改厕,已经改了的改成啥样,如何使用的……,这些问题,作为制定政策、监督实施机关的党员干部,只要亲自到村入户来个明查暗访,一切都会一清二楚。根据了解的实情,制定针对性操作性强的政策,并对那些不合时宜的政策进行调整修正甚至废止。而这,恰恰是有些党员干部当做而没有做到的。这也再次证明,习总书记反复强调作风建设永远在路上是多么必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