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贸易摩擦的前景预判与对策建议★解密1821★

作者:王军杰 申莉萍

    于中国及全球经济而言,贸易保护主义的危害和自由贸易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但晚近我国在很多领域进步飞速,直逼美国,另其颇有压力感。这与日美上世纪80年经历非常相似。当时日本对美国顺差较大,美国拿起贸易保护主义大棒,迫使日本签订《广场协议》,日元短期内迅速升值,遭遇“失去的20年”。晚近,美国对中国故伎重演,再次拿起贸易保护主义大棒,从232保障措施到301调查,持续制造贸易摩擦。中国应记取日本的惨痛教训,坚决避免贸易摩擦演变成金融战,甚或新冷战,只要把分歧控制在贸易领域,谈判解决依然有望。长期以来,经贸合作是中美关系的稳定器和压舱石,但美国对中国孤立主义及遏制政策正在侵蚀这一基础,中美关系面临新挑战,大国竞争的临界点和转折点悄然而至。
    一、中美贸易摩擦前景预判
    Trump制造贸易摩擦目的有二:对内赢得中期选举,对外遏制中国崛起。哪一个是其终极目标呢?1、如果是为了中期选举造势,那么一旦实现了赢得选票的目标,贸易摩擦自然会消解,对两国贸易关系无大碍。2、如果只是虚张声势,为了增加谈判筹码,继续讹诈中国,那么WTO框架下,谈判依然可以解决。3、如果旨在全面遏制、孤立中国,贸易战将继续升级,且可能演变为金融战,跌入新冷战,中美关系可能一夜回到开放前。无论是基于国内发展关键时期的判断,还是基于命运共同体的建构,我们都不希望第三种情况发生,但晚近炮制“中国威胁论”、通过“台湾旅行法”、叙利亚战事升级等种种迹象表明,美国及盟友孤立主义趋向越发凸显,公然摊牌、对抗已经开始。故中美贸易摩擦应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另外,历史上存在大量误判和偶然事件造成的巨大冲突,Trump已被民粹绑架,中国应避免民粹舆论左右,全面研判国内外形势,做出科学预判,进行前瞻性筹划。
    二、八点对策和建议
    1、以“空间换时间”,避免贸易摩擦演变成金融战或新冷战。当前,美国对中国的冷战思维是,既没有能力改变中国,也没有能力完全围堵中国,一个可行的选择是把中国变成另一个“苏联”,纠集盟友全力遏制中国发展,孤立中国,迫使中国与西方进行一场“新冷战”。受美影响,德、日、印、澳对中国及“一带一路”抵制态度凸显,如“印太战略”、“四方安全对话”(亚洲版北约)、CPTPP等。美国去年《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今年《国防战略报告》均直接称中国和俄罗斯是主要“战略竞争对手”,要集聚主要资源应对中俄的挑战。新一轮“中国威胁论”到处可见,不同反华势力正在集聚在一起,构成对中国越来越大的压力。因此,中国在坚决实施有理、有节反制措施的同时,极力避免贸易摩擦演变成新冷战,跌入美国及盟友的圈套。目前中国对美国市场的依赖程度远高于美国对中国市场的依赖程度,但两者差距正在缩小,当前重要的是以“空间换时间”,为中国和平崛起赢得宝贵时间。
    2、充分利用WTO争端解决机制,缓释贸易摩擦。此次301调查对中国歧视性关税如若实施,将直接颠覆性破坏WTO最惠国待遇原则,公然撕毁关税减让表,从1995年世贸组织成立以来尚属首次。1995年WTO成立时,由于301条款明显与WTO规则相悖,为此美国发表了一个“行政行动声明”,承诺将按照符合世贸规则的方式执行301条款。1998年,欧盟将301条款的合规性问题告上了世贸组织,专家组一方面表示301条款从文字上看与世贸规则不符,但另一方面由于美国做了“行政行动声明”,承诺以合规方式执行条款,因此只要美国按照承诺行事,301条款仍可继续存在。从1998年开始,包括此次中美贸易摩擦美国共发起了九起301调查。在前八起调查中,均以提交WTO的方式结案,没有自行进行关税制裁。如果这一次美国对中国单边实施关税制裁,将同时违反其“行政行动声明”及世贸规则。中国应充分利用WTO争端解决机制,纠正美国单边违法、突破世贸组织底线的行为。这将是一场维护多边贸易体制与践踏多边贸易规则的严峻斗争,道义,在中国这边。
    3、化危为机,推动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据OECD“外资限制指数”,我国外资准入门槛仍然较高,金融领域壁垒在主要经济体中高居第二,进一步扩大开放是必要的。在服务业方面,放宽银行、证券、保险、医疗行业外资股比例限制,拓宽保险行业开放程度,适度扩大外资金融机构在华业务范围。在制造业方面,对汽车、船舶、飞机制造,已具备开放条件,应进一步放宽外资持股比例限制。在贸易自由化方面,稳定外汇储备的前提下,大幅降低进口关税,尤其是汽车、农产品、奢侈品的进口关税,促进经常项目下收支平衡,降低治疗癌症的特效药、防癌疫苗的进口门槛,提升患者的获得感和幸福感。
    4、借力驱动,推动国企深层次改革。美国及盟友对我国国有企业的偏见早已根深蒂固。尽管我们国企是独立法人,自主经营、自负盈亏,国际竞争规则体系的缺失使得很多其他企业,包括在竞争中落败的企业都认为自己不是在与一个中国企业竞争,而是在与一个国家竞争。包括TPP协议在内的各种协议,专门针对中国国企而设计的“国有企业竞争中立条款”与我国入世工作组报告第46段中国作出的国企“商业考虑”承诺的精神是一致的,与中国多次表示应该对国企、民企、外企一视同仁的精神也是一致的。因此,利用这次贸易摩擦机会,一方面启动与美国的“国企竞争中立”谈判,为我国国企改革提供思路;另一方面,全面深入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为我国国企深度嵌入全球价值链创造条件。
    5、降低税赋,提升企业创新能力和竞争力。大国竞争,决胜于创新能力。减税是提升企业创新能力的核心。上世纪80年代里根政府减税,让美国创新继续领跑世界30年,对苏联不战而胜,让日本遭遇“失去的20年”。Trump去年实施了美国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减税计划,这对我国的压力比当前贸易摩擦有过之而无不及。中国制造业关键时刻,美国对内大幅减税提升企业创新能力,对外制造贸易摩擦打压中国制造业竞争力,保持美国优势。因此,在出口受阻的情况下,我国要想扩大制造业优势地位,大幅降低企业税赋是推动企业创新、提升竞争力的最好办法,也是为中国制造崛起减负、对冲美国贸易摩擦的最好办法。
    6、内省外商,力促加入WTO《政府采购协议》进程。长期以来,政府采购是贪腐的重灾区,串标、围标、不透明、不规范的政府采购市场备受诟病,实践中甚至出现采购价严重偏离市场价的情况,造成财政资金的巨大浪费。我国《入世议定书》第340段约定:中国有意成为GPA参加方,中国应自加入时起成为GPA观察员,并应在加入后2年内通过提交附录1出价,开始加入该协定的谈判。我国入世已16年之久,应加快《政府采购协议》的谈判进程,谈出一个权利义务平衡的出价单。一方面可以促进国内政府采购市场更规范、更透明、可预期;另一方面可助力我国企业参与分享国际政府采购市场的大蛋糕。
    7、重拾BIT,加速推进中美双边谈判。双边投资是中美经济稳定之锚,中美“双边投资协定”谈判已历经10年。在与奥巴马政府基本敲定内容的基础上,重拾中美BIT谈判,可以成为Trump一大成绩,他可能提出一个瘦身的“负面清单”,加入一个竞争性内容。如是,将为多边投资体系打下坚实基础,为中美开启自贸区磋商创造条件。投资贸易关系将真正成为中美关系的压舱石,不但可以避免大国博弈“修昔底德陷阱”式的战争,还可实现我国和平崛起。我国“负面清单”已经在自贸区实验多年,积累了较丰富经验,今年已在全国推行,已具备最终敲定中美BIT的基础,可以加速推进。
    8、舆论引导,避免民粹思想左右。贸易摩擦对任何一方都没有好处,这应该是一个基本共识。媒体舆论应正确引导,避免上升为民族或民粹主义。尤其是针对一些民间的错误想法,应及时纠正,比如所谓的“杀手锏”:人民币大幅贬值、抛售美债、限制稀土出口等,一定要慎重。如果人民币大幅贬值势必引发美国对中国操纵汇率的指责,为人民币国际化添堵;如果抛售美债将把贸易摩擦引向金融战,甚或经济危机,重蹈上世纪80年代日美《广场协议》的覆辙,新冷战将很难避免。
 
 
    作者简介:
    王军杰 四川大学法学院副教授,法学博士
    申莉萍 成都市人民检察院副处长,法学博士

    稿件来源:
    国家社科基金重点项目《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多元化争端解决法律机制研究》(16AGJ005)部分研究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