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国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重要开端★解密1912★

作者:学习时报 张福建 宋学民 岳雪侠

   2017年2月,习近平总书记在河北考察期间指出:“我对燕赵大地充满深情。不只因为我在这块土地上工作过,更是因为这是一块革命的土地、英雄的土地,是‘新中国从这里走来’的土地。”
  “新中国从这里走来”,不仅是指党中央从西柏坡赴京建国,同时表明党中央在西柏坡时期对政治、经济、文化等各方面的理论探索和伟大实践,为新中国的建立坚定了坚实基础。这一时期,是新中国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重要开端。
  1948年在西柏坡召开的九月会议上,毛泽东进一步阐释了新中国的国体和政体。毛泽东在报告中指出,我们政权的阶级性是这样的:无产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但不是仅仅工农,还有资产阶级民主分子参加的人民民主专政。他提出,人民民主专政各级政府都要加上“人民”二字,各种政权机关都要加上“人民”二字。关于政权的组织形式,他指出“人民民主专政的国家,是以人民代表会议产生的政府来代表它的”。各级人民代表会议制度“采用民主集中制,而不采用资产阶级议会制”。
  1948年8月7日,华北临时人民代表大会在石家庄电影院正式开幕。出席这次大会的代表542人,其中党员376人,非党人士166人。大会首先由董必武致开幕词,他说:“这次大会是中国民主革命历史中划时代的一次大会,它虽然是临时的、一个地区的,但是没有民族、信仰、性别的歧视,人民的权利受到充分的尊重,比资本主义旧民主制度,优越得多。”董必武进而对这次大会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做了高度的概括:“这次大会将成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雏形。”他的讲话,给代表们以极大的鼓舞,使代表们看到了新中国的曙光,宣告了一个崭新的全国性的联合政府即将成立。
  华北临时人民代表大会的召开,确定了华北政权的组织形式是民主集中制。华北临时人民代表大会选举产生的华北人民政府,既是权力机关又是执行机关,真正体现了民主基础上的集中和在集中指导下的民主这一原则。同时,会议给了与会全体党员以议会斗争、民主生活、民主手续等方面的实际教育,使全体党员更加明确了党团的作用和纪律问题。
  华北人民政府成立后,颁布了《村、县(市)人民代表组织条例草案》和《村、县(市)人民代表会议代表选举条例草案》,提出召开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并由它选举各级人民政府。人民代表大会是在无产阶级领导下,人民大众反帝反封建反官僚资本主义的新民主主义政权的最高形式,华北人民政府的成立就是这种最高形式的体现。华北临时人民代表大会为召开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进行了一次民主政治协商的尝试,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前奏。华北临时人民代表大会选举产生的华北人民政府是中央人民政府的雏形。
  (摘自2018年第11期《党史博采》,原标题为《西柏坡时期:新中国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开端》)